收录各行业优秀企业网站,旨在为用户提供企业分类目录检索、网站推广服务。

数据统计 | 企业网共有103个主题分类,收录1275个优秀企业网站  
百合网址导航 . 全亚洲目录 . 悟空网 . 朋涛网 . 空位招租 . 我永远爱你 . 您的位置 . 临潼石榴网 . 白鹿观 . 您的位置 . 您的位置 . 您的位置

 您的位置首页 > 企业家/故事 > 内蒙首富的“坠落”:股东人均爆亏200万,有的股票,只为庄家而生

 

内蒙首富的“坠落”:股东人均爆亏200万,有的股票,只为庄家而生


2020-12-19 10:33:40 | 企业网 | 阅读:52 次 | 收藏本页

   
    
    光环财经
    12-18 23:19
    
    来源:大江湖解局
   
    一家企业,从80亿市值,要冲击300亿市值,需要多长时间?
   
    从300亿市值,再跌回80亿市值,又要多长时间?
   
    新晋散户“收割机”仁东控股,给出了一个让人惊奇的答案。
   
    从80亿市值,到最高355亿,仁东控股用了18个月的时间。在主业没有根本性改观的情况下,这一速度堪称奇迹。
   
    但从355亿,跌回84亿市值,仁东控股只用了短短的15个交易日。
   
    11月20日,仁东控股的股价从60元左右,开始直线跳水;以每天一个跌停板的速度,迅速砸盘。15个交易日,股价最低砸到12元。
   
    眼看他起高楼,眼看他楼塌了。
   
    仁东控股的崩盘,是庄家和游资的仓皇出逃,是13000个散户,人均亏掉200万元的悲剧。
   
    股市原本就是零和的游戏,有人哭,就一定有人笑。
   
    仁东控股的早期庄家早已获利了结,留下一些高位接盘的倒霉股东,相互踩踏。
   
    与散户一起“陪葬”的,还有仁东控股的实控人——霍东,内蒙古前首富霍庆华的公子,87年出生的标准富二代。
   
    霍庆华已从云端坠落,成为了被法院执行的失信人员;然而,他将儿子推向前台,金蝉脱壳,在资本市场长袖善舞。
   
    在A股市场四处出击的霍东,遭此次股价暴击,体验了一把“过山车式”的激情人生。
   
    一、
   
    1961年出生的霍庆华,异常低调,也非常神秘,关于他的创业经历,并没有太多的公开资料。
   
    霍庆华16岁的时候,在部队里面服役,直到22岁的时候退役。
   
    退伍转业,霍庆华在宁夏石炭井矿务局医院,做了一名医生。
   
    这医生一干,就干了6年。
   
    1990年,29岁的霍庆华脱岗,到宁夏煤炭职工大学经济管理系学习。
   
    此后他的履历就显得颇为模糊,也没有人知道他的第一桶金从何而来。
   
    1995年,通过招商引资,霍庆华在内蒙古阿拉善,做起了煤炭开采的生意。
   
    
    霍庆华
   
    次年,霍庆华成立了庆华百灵公司,专门从事煤炭、铁矿的开采。
   
    彼时,正是中国经济腾飞的前夜,煤炭行业作为经济运行的动力,也在价格暴涨的前夜。
   
    2000年,霍庆华收购了国有的百灵煤田,正式打开了他的煤炭事业。
   
    
    百灵煤炭
   
    第二年,霍庆华又成立了阿拉善庆华矿业公司,修建卡休他他铁矿。
   
    此后,霍庆华的事业版图,围绕着煤炭和铁矿,不断扩张。
   
    霍庆华正好赶上了中国煤炭行业的“黄金十年”,在2010年《福布斯》第一次发布的“内蒙古富豪榜”上,霍庆华以65亿的身价,成为了内蒙古首富。
   
    2011年,霍庆华将所有的煤炭和铁矿公司,合并成立了庆华集团。
   
    经过十来年的发展,庆华集团已经将版图扩至宁夏、青海,业务也从煤炭扩大到化工行业。
   
    二、
   
    然而,从2012年开始,中国的经济增速开始换档,煤炭和化工行业由盛转衰,开始步入寒冬。
   
    经济周期和行业周期叠加,重仓煤炭和化工的霍庆华,带着庆华集团积重难返。
   
    产能开始过剩,煤炭等大宗商品价格从顶峰跌到谷底。
   
    但是,霍庆华并没有停止扩张的脚步;相反,他还继续扩充产能。
   
    随着公司规模的扩大,债务规模也不断膨胀,一度高达80%以上。
   
    庆华集团的资金周转开始变得困难,2016年,资产600多亿的庆华集团,却因为拖欠15万元宣传制作费,被闪维时代一纸告上法庭。
   
    庆华集团的财务黑洞由此揭开,庆华集团也陷入各种合同纠纷,最终在2018年,霍庆华发现自己被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列为失信执行人,在为了“老赖”。
   
    就在此时,霍庆华适时将儿子霍东推向台前,玩了一个“金蝉脱壳”。
   
    
    霍东
   
    2010年,23岁的霍东在新加坡国立大学念完EMBA后,就在父亲的庆华集团任职锻炼。
   
    7年之后,霍东自立门户,离开庆华集团,创办了正东致远,这便是他的“仁东系”的发端。
   
    2018年2月,32岁的霍东,开始了他在资本市场上的首秀。
   
    霍东从家里拿了8.35亿元,又从岳母张淑艳手中借了4.7亿元,凑齐了13亿元,通过云驱科技,收购了上市公司民盛金科10.7%的股份。
   
    随后,霍东又获得了民盛金科另外一个股东景华,以及景华的一致行动人所持有13.8%股份表决权的委托。
   
    与此同时,民盛金科的原始控股股东,“德御系”的和柚技术及其实控人郝江波,出具的《关于不谋求上市公司控制权的承诺》。
   
    经过这一系列的行云流水的操作,霍东首战告捷,成为了上市公司的实际控制人。
   
    2018年6月,民盛金科董事会换届,霍东当仁不让,成了董事长。
   
    霍东上台,即将民盛金科的股票名称,改成了仁东控股,成了“仁东系”的马前卒。
   
    三、
   
    当时,仁东控股还处于亏损状态,霍东入主,成为了仁东控股逆风翻盘的救命稻草。
   
    霍东玩的是资本,没多久,他就将大多数仁东控股的股权,质押给“德御系”染指的山西晋中银行和阳泉商业银行。
   
    幸运的是,2018年仁东控股扭亏为盈,获得了5300万元的净利润。
   
    霍东也积极地为仁东控股纾困,为了解决资金困局,获得国资北京海淀科技金融集团的支持,将仁东控股21%股份的表决权,委托给了北京海淀科技金融集团。
   
    为此,仁东控股还得每年给北京海淀科技金融集团支付2000万元,作为托管费。
   
    
    仁东控股
   
    当然,这个钱不是白给的。
   
    在托管期内,北京海淀科技金融集团提供不超过50亿元的资金支持。
   
    得到国有资本的加持,再加上各路庄家就位,仁东科技从2019年起,开始了一轮波澜壮阔的上涨。
   
    仁东控股的股价,从13元,一路上涨到60多元,成为了2020年的一只大牛股。
   
    但实际上,仁东控股的基本面并没有太大改观,甚至在2020年上半年,业绩还下滑了160%,亏损近2000万元。
   
    与此同时,那些先知先觉的大股东,以及庄家们,却在股票拉升的过程中,一步一步套现。
   
    散户却在为这只妖股的上涨,欢呼、狂欢,直到入场接盘。
   
    2020年11月15日,一纸宣告北京海淀科技金融资本与霍东签署了《终止股份委托管理关系和一致行动关系的协议》,控股股东又变成了霍东。
   
    一石激起千层浪,失去了国资靠山,尚未套现的庄家闻风而动,迅速也逃。
   
    这直接引发了各路股东争相卖出,出逃资金相互践踏,最终引发了13个跌停板的惨剧。
   
    
    四、
   
    辛辛苦苦折腾两年,霍东一夜回到解放前。
   
    霍东入主时,仁东控股的市值在80亿左右;经过苦心经营,将市值拉到了350多亿,帮原大股东“德御系”和最牛散户景华给获利套现。
   
    对霍东来说,股价崩盘只是多米诺骨牌倒下的第一张,前期将仁东控股质押出去的股价,随着股价暴跌,将迎来密集的平仓。
   
    12月17日,仁东控股即发出公告:“鉴于当前股价波动、两融业务到期以及潜在质押违约处置风险的影响,仁东信息及一致行动人仁东天津所持有的公司部分股份可能发生强制平仓的风险。”
   
    
    这份公告,正式拉响了霍东质押股权的平仓警报。
   
    霍东的资本市场首秀,并没有异军突起,除了给几个老股东套现,留给了1.3万股东人均亏损200万的一地鸡毛,自己也面临平仓的风险。
   
    这个内蒙古前首富的公子哥,一顿操作猛如虎,算算利润二百五;对他来说,真正的危机才刚刚开始!


特别说明企业网所有文章均来源于会员投稿或网络转载,并不代表本网站主办者的观点、意愿和认同,文中如有侵权、揭私等行为,请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予以更改或删除。 QQ: 6125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