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录各行业优秀企业网站,旨在为用户提供企业分类目录检索、网站推广服务。

数据统计 | 企业网共有103个主题分类,收录1272个优秀企业网站  
百合网址导航 . 全亚洲目录 . 悟空网 . 朋涛网 . 空位招租 . 我永远爱你 . 您的位置 . 临潼石榴网 . 白鹿观 . 您的位置 . 您的位置 . 您的位置

 您的位置首页 > 企业家/故事 > 罗永浩开始还钱了,那贾跃亭呢?

 

罗永浩开始还钱了,那贾跃亭呢?


2020-04-18 23:08:33 | 企业网 | 阅读:9 次 | 收藏本页

    为了还清自己和公司拖欠的3亿元债务,48岁的罗永浩刮掉胡子,放下身段,跑去抖音当上了带货主播,干回了销售的老本行。
   
    而老罗努力赚钱还债的样子,不由得令人联想到另一位与之齐名的债务人——贾跃亭。
   
   
    贾老板还有多少钱没还?
   
    “贾乙己还欠十九个钱呢!”
   
    每隔一段时间,贾跃亭就会被才华横溢的网友们写进段子里,成为茶余饭后的笑谈。然而那些深陷其中的债主们,看到这些段子可笑不出来。
   
    自2017年7月贾跃亭辞去乐视董事长一职,败走美国起,他便被冠上了“老赖”之名。尽管他承诺“针对债务,会负责到底”,但迟迟未能兑现。
   
    那么,贾跃亭究竟欠了多少钱呢?
   
    2019年10月,贾跃亭在美国申请破产重组,根据他向美国法院提交的申请文件里显示,贾跃亭本人当时的负债已达到38亿美元,其中有31亿美元为担保债务。
   
    另外,根据贾跃亭申报的财产情况,他尚持有14亿美元的非公开交易和股票权益,包括West Coast LLC的8.6亿、太平洋科技控股的3.2亿和乐视网的2.2亿。
   
    也就是说,贾跃亭至少要赚到24亿美元,才能还清债权人的所有欠款,这对于现在的他来说无疑是笔天文数字。
   
   
    如果半年前贾跃亭按照《美国破产法》第七项,申请个人破产清算,他就可以不用还这么多钱,无债一身轻。但这也意味着他将失去所有个人资产,变得一无所有,等同于是破罐子破摔。聪明的贾跃亭,显然不会放弃东山再起的机会。
   
    所以,他选择的是个人破产重组,即保留资产的同时延后还款日期,可以理解为蚂蚁花呗的“最低还款”。如此一来,贾跃亭便有了回旋的余地。
   
    而贾跃亭之所以对翻盘抱有希望,是因为他手中还握有一张王牌:电动车“法拉第未来(Faraday Future,简称FF)”。
   
    这个诞生于贾跃亭一张PPT的汽车品牌,在2017年底拉到了许家印3亿美元的投资,又在次年拉到了区块链公司EVAIO9亿美元的融资,直接把贾跃亭的烂摊子盘活了。
   
    截止目前,FF前后获得的融资达17亿美元,这对于贾跃亭来说无疑是一根粗壮的救命稻草。
   
    那么,贾跃亭押宝的FF,能成为其还清欠款的生产力工具吗?
   
   
    他的车造得怎么样了?
   
    如果贾跃亭只靠“造车”赚钱还债,可能还不太够。
   
    首先,法拉第未来已经成立五年了,当初贾跃亭的一句为梦想窒息,就画出了一张“价值百亿美元的工厂”、“推出电动超级汽车”、“研发全自动驾驶技术”的宏伟蓝图。
   
    但是蓝图成为现实,还是有点难度。自投产至今,FF91也不过只有3辆车型亮相,量产日期和贾跃亭的“下周回国”一样遥遥无期。
   
    就汽车本身而言,与其他新能源汽车公司相比,FF没有过往造车的经验,品牌竞争力略显不足。140万的定价对市场方面也是一个考验,单靠贾老板的人格魅力,足以让消费者吗?这里要打上一个问号。
   
   
    另外,在FF有能力赚钱以前,要先解决自身负债的问题。截至2019年7月31日,FF累计亏损21.5亿美元,流动负债金额为7.343亿美元,关联方贷款人和第三方贷款人未偿还应付票据为4.021亿美元。
   
    过去一年,FF基本是靠借款度日。以后能否存续,还要看今年能否顺利完成B轮股权融资。
   
    不过,有个好消息是,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目前这条路过于坎坷,FF开始转型了。
   
    4月9日,FF在推特上宣布将转型成为汽车工程解决方案供应商,将提供包括智能驾驶平台、汽车设计方案、第三方互联网生活空间、工程服务、交付管理以及汽车以外的解决方案。
   
    在这个时间开始转型,对它来说并不是一件坏事。科技界响当当的苹果、华为、索尼、三星,以及以网红家电闻名的戴森,都曾在造车失败之后转型智能汽车供应商。
   
    尽快解决眼下的资金问题,对贾跃亭来说才是当务之急。
   
   
    老罗老贾,咫尺天涯
   
    与还没忙出成果的贾跃亭相比,罗永浩的战绩可就显著多了。
   
    4月1日老罗抖音首秀当天,就创造出了1.1亿成交额的记录,光是礼物打赏的收入就有700多万。虽然以后的直播未必能达到这天的效果,但假以时日还清3亿欠款问题不大。
   
    其实,这不是老罗第一次直播还债了。2016年,老罗的锤子公司陷入资金绝境,工资一度发不出来,甚至逼得罗永浩不得不去陌陌搞直播筹钱。最后还是贾跃亭出手借了一个亿,帮助其渡过难关。
   
    当然,最后锤子还是倒了,但欠贾跃亭的钱老罗连本带利均以悉数还清。也正是因为这个事件,老罗时常被媒体拿来与贾比较,因为两人的经历是如此相像。
   
   
    的确,罗永浩和贾跃亭只差一岁,都曾在互联网时代初期名噪一时,靠一张嘴打遍天下,连开始走下坡路的时间都是如此一致。更重要的是,他们都是理想主义者的代表人。
   
    然而,他们最后的归宿又是如此不同。贾跃亭选择的是做一场赌注,成了则咸鱼翻身,输了则一无所有;罗永浩却选择了一条更稳的路,不再创办公司,而是以“打工者”的身份挣辛苦钱。
   
    之所以会产生这种落差,无非是因为后一位理想主义者向现实妥了协。
   
    老罗当年是何等意气风发,又是砸冰箱又是出自传,试图颠覆每一个行业。如今认清了现实,放下骄傲与身段,收拾心情,重新出发。
   
    而贾跃亭呢?他还是放不下乐视往日的辉煌,放不下那个一手缔造的庞大帝国。他就像一位老船长,即使船撞上了冰山,也要双手掌舵,誓要与船一同下沉。
   
    所以,即使我们都曾拥有远大的理想,但在现实面前,该放下的还是要放下。人生就像是一场游戏,要玩得起,更要输得起。
   
    或许,正视并接受自己的平庸,才是最难的一件事吧。
   
    作者:周文君


特别说明企业网所有文章均来源于会员投稿或网络转载,并不代表本网站主办者的观点、意愿和认同,文中如有侵权、揭私等行为,请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予以更改或删除。 QQ: 612532